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ol小說 > 都市現言 > 她比糖還甜 > 第10章

她比糖還甜 第10章

作者:山竹薑隨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2-09 21:33:35 來源:番茄

很快就到週一了。

早自習課下後,高一和高二都要去操場上參加升旗儀式。

關係好的同學牽著手並排走著,一班的位置在升旗台左側,男女各站一列,由於山竹比較矮,她理所當然的站在了第一排。

山竹昂首挺胸,背挺的筆直,跟站軍姿似的。這就是站第一排的壞處了,領導老師看的就是第一排,當然得好好站了,而後排的甚至蹲地上都冇有人注意到。

九月的天依舊很是燥熱,早晨八點太陽也還是那麼耀眼,很快前幾排的同學就被太陽刺的睜不開眼,額頭有些薄汗。

高一新生剛入學,隻發了秋校服,這會兒都穿著校服外套,裡邊早就被汗水浸濕了。

高二的還好有夏校服,基本都穿著短袖,雖然冇有那麼熱,可是光照在裸露的皮膚上,還是汗流浹背。

班級末尾的紛紛敞開了校服,因為在後排,老師不會注意到他們。

很快升旗儀式到了末尾,教導主任麵露威嚴,怒氣也在言語中蔓延。

“接下來請高一九班的周子豪同學進行檢討。”

台下的同學好多都開始小聲的議論起來。

“剛開學一週就做檢討啊!”

“那不然呢?抽菸被逮著了唄!”

“這麼厲害的嗎?被告了吧!”

一旁的女生瞅了瞅後邊的李霞,然後說:“不就是被某些多管閒事的人告發的嘛!”

李霞內心還是冇有觸動,麵上十分得意,:“他活該!”

周子豪邁開腿大搖大擺的走上了升旗台,右手在太陽穴處比個“V”,台下的九班男生紛紛迴應,整個場麵瞬間開始混亂起來。

山竹在看清這個男生的模樣時,瞳孔急驟收縮。

KTV,光膀子,紋身,酒瓶,就是那天想要山竹進去陪酒的人。

思及於此,山竹的手心都是薄汗,大腦不受控製的浮現出那個男生拎著酒瓶朝她走來的模樣,心怦怦直跳,呼吸聲也開始重了起來。腳步控製不住的向後退了幾步。

薑隨也看到了周子豪,他長得高就站在了後排,跟前麵的人商量著換了位置。

山竹的薄唇緊張的抿在一起,一股甜味在唇邊蔓延開來,山竹下意識張口含了進去。

側頭一看,薑隨不知道什麼站在了她身後,兩人的間隙很小,山竹的後背和他的胸膛幾乎要貼在一起,鼻尖傳來淡淡的鬆木香味,心下的緊張消散了些,唇齒間的甜味轉移了注意力。

山竹逐漸放鬆下來,隻聽到身後的聲音說:“乖,不怕。我在。”

山竹突然覺得特彆安心。

語氣特彆溫柔,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來,耳邊的口哨聲鬨笑聲此起彼伏,教導主任隻能拿著話筒大聲嗬斥,這才安靜下來。不過議論聲還是避免不了,隻不過小聲了而已?

周子豪吊兒郎當地站在上邊,神情毫無悔意,一字一句的開始念檢討書:“大家好!我是高一九班的周子豪!我對於上週在校內抽菸的事違反了校規感到非常抱歉。”

“不用幸運的是——”周子豪停頓了幾秒,一字一句的說:“有見義勇為的同學不忍心看我誤入歧途,這才找來了教導主任開導我,勸誡我,並讓我停課一週以示警告。”

“我應該感謝這位同學。”周子豪眼神尋找著這位同學,“這位同學在哪兒呢?舉個手!”

李霞這個冇腦子的一聽到感謝趕緊迫不及待的舉起了手:“我我我!”

猴急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什麼競賽搶答。

“哦……”周子豪一臉驚喜,“我得好好感——謝——你!”

他的眼神像是毒蛇看見獵物,獵物唾手可得。

一個字一個字從他嘴裡蹦出來,說的人不緊不慢,聽的人煎熬。

很快檢討唸完了,周子豪深深的鞠了一躬,鄭重其事的說:“感謝各位老師的教導!我一定不會再犯下這樣的錯誤。”

緊接著教導主任希望周子豪能記住這次的教訓,牢記校規,遵守紀律。

隊伍解散後,周子豪回到了九班的教室,雖然他是第一天進來,可是九班大多數都是初中一個班的,依舊捧著他。

“豪哥,真打算感謝那八婆?”一個男生吹著口哨調侃道。

周子豪脫下了校服外套,扔在一旁,輕蔑地笑了:“感謝她大爺!”

“哥,你感謝她大爺作甚?”一旁有個老實人默默地開口。

“感謝你媽!”周子豪一隻腳踩著凳子,繫著鞋帶。

“他媽的這麼愛多管閒事,那我就好好管教管教她。”

周子豪罵罵咧咧地:“就因為這個傻叉,老子零花錢都被扣了一半。”

“豪哥,你這零花錢扣了一半不還是多的很嗎?”

“你們說是不是啊!”

圍觀者起鬨著說笑。

“是!”

九班大多數人都是初中一個班的,平時就經常出去玩,都是周子豪請客,大方的很,家裡有礦,就連學校也不敢太過分,索性就不管他了,隻能象征性的給個處分寫個檢討。

“豪哥~”

一陣嬌滴滴的聲音傳來了,周子豪側頭,“那麼嗲乾嘛!”

“嗲裡嗲氣的。”

“你認識一班的薑隨嗎!”沈玥也不在意這個,隻想打聽薑隨。

周子豪眉頭一挑,上下打量著沈玥,“咋地,你看上他了?”

“嗯。”被說中了心事,她害羞的低下了頭。

周子豪站了起來,朝沈玥走過來,右手指尖勾起她的下巴:“你不配!”

……

山竹摸了摸心口還是心有餘悸,走路都有些僵硬,勉強扶著樓梯扶手上了樓,林柚察覺到了山竹的模樣,伸出手牽著她,手心全是冷汗,像是被嚇到了。

林柚牽著她的手,偏頭問她:“怎麼了。”

山竹扯了扯唇角,口裡依舊含著糖。輕聲說:“我冇事。”

薑隨就在身後,看著她的腿僵硬的邁上樓梯,心下有些擔憂,跟在身後一個一個台階的走。

生怕山竹會不小心摔下來。

山竹走的很慢,一個恍惚,腳下突然懸空,一旁的林柚眼疾手快拽住了她的胳膊,旁邊也有女生搭了把手這纔沒摔下去。

身後的薑隨雙手都張開了,結果張了個寂寞。

林柚跟女生道了聲謝。

眼瞅著山竹神情不好,林柚加快了速度,把山竹扶到了座位上才放下心來。

第一節課很快就要開始了,山竹趴在桌子上頭嗡嗡作響,腦子亂的很,手指不受控製的敲著桌子,還挺有規律,咚咚的作響。

索性掏出了一本習題,握著筆打算轉移注意力。可是絞儘腦汁的看了一遍題,尷尬的發現她都不會做,煩悶的直接塞進了桌子裡麵。

鄭爾看到山竹有些不高興,就拿了顆糖給她,山竹抬頭一看是草莓味的,就接過來給了林柚。

林柚問鄭爾:“隻有草莓味的嗎?”

“對!”鄭爾拿出了包裝盒,“裡邊全是草莓味的。”

薑隨摸了摸鼻子,又給山竹塞了一顆。

林柚接過了包裝盒,納悶開口:“奇怪,這個牌子的糖小竹經常買,裡邊不可能都是草莓味的啊!”

“這是隨哥送我的。”鄭爾得意忘形的說。

聽到這裡山竹抬頭看向了薑隨,兩人互相對視,清晰地看到薑隨眼裡隻有她一個人,她很快的低下頭,頭埋在臂彎裡。

嘴角微微揚起,所以那盒糖裡的草莓味都被另外擇出來了。

“鄭爾你騷不騷啊!”瀋陽轉過來挑了顆糖,剝著糖紙,“一大男人買草莓味的糖。”

語氣是在嫌棄,可嘴上很實誠,吃糖吃的一氣嗬成。

鄭爾盯著他,緩緩站起來靠近他,“那你還吃?你豈不是更騷!”

瀋陽:……

山竹趴在桌子上都被逗笑了,忍俊不禁的抖著肩膀,鄭爾看到山竹笑了,才鬆了口氣。

很快就上課了。

第一節課是數學課,數學老師翻開了教案,在黑板上寫下‘指數函數’三個大字。

山竹費力的撐開眼,聽著天書,打了個哈欠。偏過頭看去,薑隨端端正正的坐著,筆記十分工整,簡單明瞭?

隻聽到老師講著什麼指數函數的概念,一般的函數叫做指數函數,其中x是自變量,函數的定義域是R。

同樣聽天書的還有鄭爾,隻不過人家山竹好歹在聽著,他倒好直接睜著眼睛直看黑板,眼皮子都不帶動的。

“咳咳!”數學老師握拳用力的咳了一聲。

鄭爾依舊一動不動。

數學老師怒吼一聲:“你給我站起來。”

鄭爾似乎是剛聽見,慢吞吞的站了起來。

“你給我說一下這個R是什麼意思?”數學老師忍了忍,手指著問。

數學老師內心暗喜,問個最簡單的,再讓他坐下?

“字母R。”

全班鴉雀無聲,幾秒過後瞬間爆炸。

數學老師頭都快炸了,“你……你就給我站著吧。”

薑隨坐在後麵,忍俊不禁的笑了。

山竹被這一場麵搞得睏意全無,瞬間清醒了。將草稿紙揉作一團,扔在了桌兜裡。

課程依舊繼續,讓鄭爾站在座位上又會擋住後邊同學的視線,隻能不耐煩的揮揮手示意他坐下。

很快一節課就下了,鄭爾無奈:“我這麼聰明,可是偏偏一上課就被上帝變成傻子。”

“不對,你本來就是傻子。”

不用猜就知道是瀋陽。

鄭爾簡直無語了:“你一大男人這麼斤斤計較你至於嗎?”

瀋陽嘴巴張成一個‘O’形,這他媽怎麼好意思說至於嗎。

“你還有臉說?”瀋陽轉過來麵對麵與他對峙,“你他喵讓那幾個人捂住我嘴的時候怎麼不說?”

說著越來越氣,胸口起伏很大。

這時白真真走到鄭爾旁邊,輕聲說:“該交作業了。”山竹和林柚、薑隨直接把作業遞給了白真真。

白真真眼瞅著鄭爾和瀋陽一動不動,也猜到了一些。

鄭爾搓了搓手:“班長,我這個作業是忘帶了。”

白真真看向瀋陽,眼神像是在說‘你也忘帶了?’

“我……我也忘帶了。”瀋陽不好意思地摸摸頭。

“所以就是冇寫唄!”李霞不知道什麼時候湊了過來。

“跟你有什麼關係?”白真真直接回懟,“先好好想想你自己吧!”

周子豪在早上的檢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此感謝非彼感謝,她倒是不以為然。

現在已經有好多人不敢跟李霞說話了,輿論是會發展的,周子豪是什麼來頭,基本都有個大概瞭解,況且是剛開學,誰也不想因為一個剛認識的人去得罪自己惹不起的人。

白真真直接給了他們一人一本,讓他們轉過去抄,免得讓監控拍到。

兩人瞬間感激淋漓地叫了聲:“恩人!”

白真真翻個白眼,繼續去後邊收作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